登录  /  注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赛事报道
第三届“北斗+”双创大赛一等奖获奖者专访——刘阳琦:带领星汉的北斗产品走向全球
发布时间:2020-03-11 13:59:33   作者:   点击量:37   字号:

2019年1114日第三届北斗+”创新创业大赛全国总决赛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圆满落幕。来自星汉时空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PNT体系下的北斗时空基准项目获得企业组一等奖。19年年末,空间信息联盟携手《卫星应用》杂志造访星汉时空采访公司总经理刘阳琦。

记者:20171月,星汉时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中关村创业大街成立,刘总,您创业的初心是什么?

刘阳琦:我觉得首先还是对北斗的感情。我本科就读于国防科大机械电子工程系,2001年一毕业就被分配到了北京卫星导航中心工作。先后参与了北斗一号、二号卫星导航系统和标准时间守时系统等重大工程的研制建设,做了16年的北斗相关工作,我对北斗的感情可以说非常深。其实在创办星汉时空之前,我曾在另外一个军工企业当过一年的副总裁,但是我发现我还是更想做一个与北斗相关的企业。即使离开了部队,我还是想换一个舞台继续为咱们国家的北斗事业贡献力量。

第二,我是希望把北斗的应用做的更好。在做北斗一号系统、二号系统推广的时候,经常听见有人说北斗不好用,跟GPS差得很远。但实际上不是北斗不好用,而是终端做得还不好,也就是应用做得不好。实际上北斗系统建设得非常好,精度也很高,系统也很稳定。所以我希望利用自己的技术能力和团队一起,把北斗的应用做得更好。

记者:关于星汉时空的创业团队的情况与背景,请刘总详细介绍一下。

刘阳琦:我的团队里,初创人员都是我的战友或大学同学,曾经一起并肩为国征战,如今再度携手科技报国。目前北斗三号系统的核心算法里,仍有我们智慧的结晶。

我们的初创团队最开始就2个人,一个是我,我在北京卫星导航中心工作了16年,期间获得的各种奖励摞起来快半米高,包括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3项、三等奖6项,荣立三等功1次。另一个是当时在北京卫星导航中心的同事李大志,他来单位比我还早2年,从北斗一号的论证就开始参与,他在军内北斗应用领域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也曾先后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二等奖1项,三等奖数十项,荣立三等功2次。

接着我们在长沙设立了子公司,我在国防科大的同学邓黠和熊跃军两位博士也加入到我们团队,我们三人是一个宿舍的,彼此非常信任。他们两个人能力都很强,现在一个负责研发管理,一个负责技术攻关。近期还会有一个博士同学也将加入我们的团队,星汉由最初4个人组成的初创团队,如今已经发展到30多人的规模了。

记者:根据贵公司的战略规划,您觉得星汉时空的愿景是什么,我们要做一个什么样子的公司?

刘阳琦:第一步就是建立品牌,要做成北斗行业内的“小米”。

我希望把北斗应用的东西做好,做精,做成在北斗和时频领域内,大家都很信赖的品牌,以后大家用星汉的东西就觉得品质是有保障的,这是我的根本出发点,我希望能做出这样的效果,也是我们团队努力的目标。

品牌的建立是有一个过程的,产品的稳定性、可靠性需要用时间去打磨,本身我就有些完美主义,我对星汉的产品要求很高,有一点不完美我就会觉得不舒服,就想反复的去打磨、去完善,使产品无限逼近我的设计和构想。

第二步,抓住机遇,把星汉的产品逐步推向全球。

再往后,不仅是做一个国内的品牌,而是借助北斗系统的全球化,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第三世界国家等,把我们的产品推出国门,推到国际的舞台上去。

从目前北斗的发展战略上看,预计202010月份就要面向全球提供服务,我们希望借助这个机遇把星汉的产品推向全球。

第三步,把公司做大做强,朝着上市的目标努力。

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天使轮的融资,正在进行A轮融资,推进的也非常顺利,最终的目的是要把星汉做大做强,如果非要说愿景,那肯定是希望把公司带到上市。

 

记者:我们公司在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应用技术上取得了哪些重大突破?目前这些技术我们达到了一个什么水平,您可以详细说一下吗?

刘阳琦:我们公司的业务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与北斗导航定位相关,二是与时间频率相关。

这两个方向我们各有侧重,在北斗导航定位方面,我们主要利用已有的、成熟的北斗芯片和模块,研发出多种满足不同应用场景的北斗应用终端,让北斗深入应用到各行业的细枝末节。做北斗终端的厂家很多,我们更专注于结合应用场景把产品做的更稳定、更好用,成本做的更低。比如我们在做海上油田危险品运输的管控终端,可以实现危险品海上陆地全生命周期管控,功能很全面,待机时间还要长,同时还必须满足油田的防爆要求,最重要的是我们把成本控制的很低,使大规模应用成为可能。

在时间频率这块我们的技术优势更突出一些。我们从守时、授时、测试等覆盖时频产业链的主要产品,均立足于自主研发,均具有自主知识产权。

在守时方面,我们可以比较自信的说,对于超大型守时系统的建设,从所有硬件生产(原子钟除外)、软件研发、算法实现到系统集成,星汉能够独立完整的做下来,这在民营企业中我们是第一家。

在授时方面,我们自主研发的共视型高精度授时设备,在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完成测试,授时精度在3ns以内,达到国内领先水平,目前在国防很多领域取得应用,效果非常好。

在测试方面,我们今年研发出几款非常先进的产品,一个是多通道时间间隔计数器,可以并行实现816路脉冲信号的测量,测量噪声20ps,分辨力1ps,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另一个是比相仪,这个是用来测频率的,我们目前双通道比相仪实测指标最好达到了5e-15/1s,这个指标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了。

记者:对于以上您提到的技术,我们的应用情况怎么样,都应用在了哪些领域(哪些行业)?应用效果怎么样?

刘阳琦:应用还是非常广泛的。我们研究多款北斗应用产品,主要是基于北斗地基增强的高精度应用产品,在国网、电信、铁总、交通、中海油等行业,都取得了实际的应用,比如我们的杆塔监测设备,在电力和电信的铁塔上均有安装使用,从我们提供的应急灾害监测平台上,可以很直观地看到每个杆塔的实时倾斜、沉降等数据。我们的油田危险品监管终端,在渤海湾油田的钻井平台和运输船只上,已经投入使用,效果也非常好。随着北斗地基增强站数量在国内的激增,北斗高精度定位将是下一片可以预见的蓝海。

时间频率方面,很多国防领域都已经采用我们的共视授时设备实现多站点、长基线的时间同步,北京市计量院也利用该设备来实现量值溯源。我们的多通道时间间隔计数器在北斗三号系统的外场站也安装了很多套,我们的多通道比相仪在中国计量院已经作为有效的测试设备。仅2019年,我们的销售合同就签了80多份,可以说星汉的产品已经在国防和国民经济重要领域发挥了作用,这才是最值得欣慰的。

记者:从军人身份到创业者的转变过程中,您有哪些经验与体会,可以与我们分享?

刘阳琦:第一,是会遇到以前从未遇到过的困难,创业之前真的是没有想到会这么艰难。但是能让自己坚持下来的还是责任,对合伙人的责任,对投资人的责任,也是对自己的责任。当然,我们优秀的团队,身边的亲朋好友,还是给我了很强大的支撑和动力。

第二,是心理落差还是很大的。我作为高级工程师,曾经又是单位时频实验室主任,也算是北斗和时频领域专家,自主创业后身份从“甲方”变成了“乙方”,与技术厂家从行业指导变成了合作伙伴,每天都要一遍一遍跑客户不说,这种心理上的转变,还是需要花一点时间去适应的。

2019年,星汉还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好几款行业领先的产品已经成熟,客户的认可度也在逐步提高,一切朝着良性循环的方向发展。虽说很多技术产品都需要高成本、长时间的市场考验,过程是艰辛的,但是星汉的团队依然信心满满,未来可期。不负韶华,只争朝夕,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电 话:010-58275177    58275111

邮 箱:zxuni@spatial.org.cn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7号2002室


联盟公众号二维码

大赛官网二维码